患者男,50岁,因腹泻、纳差、消瘦2月入院。既往体健。发现糖尿病5月余,目前血糖检测基本正常。有青霉素过敏史。患者入院前曾服用肯特令等止泻药,效果不佳,仍腹泻,黄色稀水便,无脓血,患者无发热,无恶心呕吐,无腹胀,偶有便前腹痛,便后可缓解,纳差,无吞咽阻挡感,2月体重减轻约30斤。T/P/R/BP均正常,消瘦体质,精神差,神志清,表情淡漠,颈部淋巴结无肿大,心肺,腹软,无压痛及反跳痛,肠鸣音1-2次/分,四肢无浮肿。入院后查血常规WBC11.14E+9/L,余基本正常。凝血、血沉、甲功联检正常。血生化K2.84mmol/L,BUN2.24mmol/L

患者,女性,96岁。因发现血糖升高17年,精神萎靡、纳差、恶心、呕吐、乏力6天入院。患者于17年前因空腹血糖达15mmol/L而诊断为2型糖尿病。病程中先后用二甲双胍,α-糖苷酶抑制剂等降糖药物治疗。入院前患者服用格列吡嗪5mgtid,空腹血糖在8~10mmol/L,餐后2小时血糖波动于15~16mmol/L之间。患者于入院前6天晨起出现头晕、乏力,伴有纳差、恶心、呕吐胃内容物及胃液。无腹痛、腹泻。入院前4天查空腹血糖11mmol/L,血电解质正常。此后数天患者每天进食量少,饮水约250ml,尿量约每天1000ml.4天后因患者出现嗜睡,遂至我院急诊,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