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者女性,78岁,因左侧肢体活动障碍一天来院,BP140|90,神志清,伸舌左偏,左上肢肌力0级,左下肢一级,左巴氏征阳性,心率82BPM,房颤率既往冠心病,陈旧性心梗病史。因为摔倒致左前臂皮下挫伤,皮下血肿,局部淤青。入院第一天头颅CT未见异常,入院第二天复查仍未见异常,下午头颅MRI右基底节区脑梗,入院后于血栓通针,低右丹参组,依达拉奉针,葛根素针治疗,头孢哌酮舒巴坦预防感染,口服药只有倍他乐克12.5MG,二次每天,因为我是轮转所以也不方便说什么。入院第三天自诉头痛,颈部疼痛,查体颈抵抗,BP100|65,余体征同前。感觉

患者男性,58岁,因头痛2个月,加重伴右侧肢体不能活动2天入院。入院前2个月,患者自觉全头胀痛,几乎呈持续性,但仍能坚持工作。10天前其家人发现患者倦睡,2天前头痛加剧伴言语不清,右侧肢体麻木、无力,遂来急诊。当时BP32/19KPa,神志清楚,语言不流利,双瞳孔各2.5mm,光反射?+?,双眼向右凝视麻痹,眼底未窥入,面纹对称,伸舌偏右,右侧肢体无力,病理征未引出。脑CT显示”左内囊膝部可见一小片状低密度影”;头颅MRI报告”右丘脑腔隙性梗塞”.左基底节区点片状异常信号影,中央呈长T1低信号,周边呈环状高信号。脑干、脑室均未见异常。发病以来无发热、呕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