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者,女,32岁.主诉:反复咳嗽.咳痰一月余.患者于一月前开始咳嗽,每咳起来就是一阵剧烈干咳,不发热,不流涕,无痰.无其他症状.查体肺部听诊呼吸音增粗,余无阳性体征.因其以前咳嗽就难治,所以这次开始咳嗽就没有放松警惕,先以青霉素960,左氧粉针0.4连用5天不见好转,转至别处诊治,几天后来诉仍咳嗽,反有加重趋势.遂又在我处以白云山头孢曲松4.0,左氧粉针0.4.连用5天,其间拍X线正常.口服克拉霉素,复方甲氧那明.逐渐减轻,但未完全治愈,患者放弃治疗.又过了4.5天的样子,来诊,诉发热37.5度,又开始咳嗽,咳痰,口服药物治疗一周,每次药一停又开始发热

女性,29岁因“发热六天”入院。患者六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热,体温37.8℃,感四肢乏力,来院门诊输“头孢西丁、病毒唑、地米”,仍有低热,看病历卡上,后来又换成“头孢、左氧”,共治疗了六天,患者仍有低热,最高37.8℃,感头痛,以两侧太阳穴为主,收住入院前一晚患者感恶心、诉呕吐了一夜,均为为内容物,无咖啡色样物,无腹痛腹泻、腹胀。整个病程中,患者无鼻塞流涕、无咽痛咽痒,无咳嗽咳痰。查入院后查全胸片、瓦氏片、血尿常规、生化均正常。电解质示:钾3.35mmol/L。入院后予“头孢西丁2.0Bid左氧0.3qd10%氯化钾5mlqd治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